我的尊敬的博士导师--傅培彬教授

 

傅培彬教授

1988718日比利时国驻上海领事为傅培彬教授举行授勋仪式

瑞金医院内的傅培彬铜像

  傅培彬(1912—1989),江西萍乡人。外科专家,一级教授。

   中国民主同盟盟员。

   全国劳动模范。民国12年(1923年),随父勤工俭学去法国读小学,后去比利时读中学。民国28年,曾在比利时阿洛斯特市立医院外科工作八年。获医学博士学位,民国35年回国。1946年回国后先后担任震旦大学医学院教授、1951年任上海第二医学院外科主任。1952年,任外科教研组主任、教授。1961年,被任命为广慈医院副院长。1978年,任瑞金医院院长。后任瑞金医院院长顾问,肿瘤研究室主任等职。

   曾兼任中华医学会上海分会副会长、外科学会主任委员,1964-1975年、1978—1988年分别担任全国第三、五、六届人大代表,1958-1964年担任上海市第二、三届政协委员。

   傅培彬教授是一位学识渊博、造诣精深、医德高尚的外科学专家。一生致力于胃癌、肝癌、肝移植、胆结石、坏死性胰腺炎等常见外科疾病的研究。50年代,傅培彬从事血管外科的研究工作,1956年在国内首次开展大动脉瘤切除术,并开展人工心肺机、冷冻干燥血管保存法的研制,先后发表《无名动脉瘤的外科治疗、动脉瘤切除和动脉移植术》、《主动脉狭窄症》等论文,在国内率先总结了“无名动脉瘤切除”及“主动脉狭窄切除”,并与洪锡纯、董方中等编写了国内第一部《心脏外科学》及《血管外科学》。1958年,在他的领导下,成功地抢救大面积灼伤工人邱财康,在国内医学上创造了一个奇迹,受到中央卫生部记功奖励。60年代中期,他提出“胃癌扩大范围根治术”的观点,沿用至今,疗效已达国际水平。70年代,参与领导了我国第一例肝脏移植和心脏移植,此项手术的成功,为国内器官移植外科打开了局面。急性坏死性胰腺炎的治愈率,在国内本来几乎等于零,1975年10月在国内率先采用手术治疗急性出血坏死性胰腺炎获得成功。经他十多年的研究,创立了一整套抢救手术及综合措施,抢救成功率已上升到70%,达到国际水平。他还在国内首先开展“消化道一层吻合”,形成闻名全国的“傅派手术”。他除专著外,发表的论文共93篇。,80年代,创立“以胆石剖面结构及化学成分为基础的分类法”,这一分类法在1983年全国肝胆管结石会议上,被确定为全国调查胆道结石的分类标准。1983年12月法国国家科学院杂志发表了这一论文。傅培彬教授先后发表《右半结肠癌根治手术的改进》等论著九十八篇。

   由于他在医学科学事业上兢兢业业,贡献卓越,傅教授多次获得上海市科技进步奖。获1955、1960、1978年上海市卫生先进工作者,1979、1982年上海市劳动模范,1983年全国卫生先进工作者称号。1981年被聘为比利时皇家医学科学院国外院士,法国外科学院通讯院士及外科学会名誉会员。1988年比利时国王博杜安一世授予他“皇冠荣誉勋章”。他还被选为中华医学会上海分会副主任委员,外科学会主任委员、全国胆石研究协作组华东组长,当选为全国人大三届、五届、六届代表。

   傅培彬从医50年,不仅医术高明,而且医德高尚。一次他在抢救一位严重失血的患者时,为了抢时间,先输上自己的鲜血,紧接着又上手术台,给病人手术,终于挽救了病人的生命。一次他女儿患脑膜炎正病危时,为了抢救其他危重病人,置自己女儿不顾,而去做其他病人的手术。他还经常资助病人买药、买营养品,亲自为病人换药、洗脚、擦身。

   傅培彬还十分重视人才的培养。他常说:“作为一名医学教授,培养工作未做好,治疗病人再多也不算完成任务”,所以,他从讲课到手术示范,带研究生从开题到论文答辩,都要亲自参加指导。经他培养的学生很多已成为学科带头人、医院院长、主任和名医。

 

引用 傅培彬医生二三事


……瑞金医院普外科实习时,傅医生已经去世了。但是我的带教老师们,甚至那里普外科所有的医生们,都时常把傅老(傅培彬医生的尊称)的事迹挂在嘴边。傅老的教诲已经成为瑞金医院普外科的行医标准。在这样一种耳濡目染的氛围下,我们或多或少的受到傅老伟大人格的感染,一直不敢忘记。时至今日,类似傅老这样的医生已基本绝迹。我有幸了解了一些他的点滴事迹,写出来和大家一起分享。傅老的一生,全部献给了医学。他是在比利时获得执业医师资格。由于医术精湛,回国后一手创建了瑞金医院普外科。从此瑞金医院普外科成了他的家。每天必到医院,风雨无阻,没有休息天。每个礼拜天他都要进行全外科总查房(那时还是六天工作制)。在文革中,他成了反动学术权威,必须“靠边站”(虽然到医院上班,但是不让看病人和做手术)。即使如此,他依然心系病人。有一次,深夜有急诊手术,主刀王医师匆匆奔向手术室,来到电梯口,发现傅老站在门口,王医师连忙打招呼:“傅老,这么晚了,还是去睡吧”。傅老说:“我睡不着,听见电梯上上下下,肯定有很多手术要做。”王医师说:“是挺忙的。不过他们(红卫兵小将)不让你动手,你也帮不上忙啊。”傅老说:“没关系,我就搬个凳子坐在电梯口,万一你们有什么事,可以问我。即便没事,我听着,看着你们忙,心里也踏实些。”于是,他便象殉道者那样坐在那里,一直到天亮。不让一个外科医生做手术,就如同不让一个钢琴家弹琴,不让一个司机开车一样,内心的痛苦可想而知。但即使在那种情况下,傅老想的依然是尽自己有限的力量帮助病人!

傅老对病人的关心,可谓无微不至。态度和蔼自不必说,事事为病人着想。天冷查房时,必把双手搓热,把听诊器捂热。以防体检时,病人有所不适。他特地关照:“问病史时,最好搬个凳子坐在病人旁边问,这样病人很定心,觉得你有时间听他讲,他会多讲些和疾病有关的信息给你听。否则你一直站着问,病人会觉得你过会儿可能有其它事,或者病人会觉得你很累,就不愿意多讲病史了。”

为病人着想,不等于事事迁就病人。普外科最常见的手术是阑尾切除术。一般病人总认为,手术时间越短,刀口越小,医生水平就越高。傅老则不图这个虚名。他认为,既然已经手术进腹,一样做一次手术,不妨仔仔细细把腹腔探查清楚。不要遗漏病患。这样做,刀口会稍大,手术时间也相应延长,但对病人来说是非常保险的。同样道理,傅老也不图什么学术地位,做什么学科带头人。他认为,做医生就应该踏踏实实地为病人看病。因此,他从不外出参加会议或者学术讨论,也不热衷于写文章,搞科研。所以,傅老在国内学术界并没有显赫的名声(这点他远不及他的助手董方中教授),但傅老不在乎这些,他只关心他的病人。当然,傅老对同事也非常关心。有一次,普外科一位医生因故要调到其它医院工作。傅老知道后,便问那位医生,还有哪些手术自己觉得做的不熟练。以后的几天中,傅老就特意多带那位医生做那些手术,终于在那位医生调到新的单位前,把那些手术都做熟练了。

有关傅老,还有些轶事。某次查房,床位医生让实习同学把傅老的查房意见记录下来。同学顺手拿起一张病程录纸就记。不料被傅老看到,他说,病程录纸是公家的财产,你应该用自己的纸张记。说完,从口袋里拿出一张自己用的草稿纸,借给同学记录。我曾经在书上看到,有人不拿公家的信纸写家信。傅老看来也是这类人。

由于傅老是在法国,比利时受的教育,因此法语流利,而中文反而不太会讲。某次医学生毕业典礼,邀请傅老讲话。傅老期期艾艾地说:“同学们,你们是祖国未来的横梁!”闻者不禁莞尔。

傅老已矣,我离开实习的瑞金医院也多年了。正如龚定庵诗:乾嘉朝士不相识,无故飞扬入梦多。我总不经意地想到傅老。不知道瑞金医院普外科还保留傅老的传统吗?我觉得这很困难。当前的形势已经迥然不同,行医的环境是如此险恶。一方面病人可以随意殴打医生,一方面,领导们逼着医生写文章,搞科研(有时也需要)。想静下心踏踏实实做一个真正的医生不容易。回想傅老以及那时的年代,真有恍如隔世之感。陈寅恪语:“回思寒夜话明昌”,略似我此刻心境。

 

 

傅培彬铜像铭文 

    1912年生于江西萍乡市,1923年赴法求学。1939年毕业于比利时鲁汶大学并获得医学博士学位。194611月回国。先后任上海震旦大学医学院广慈医院外科主治医师、外科主任。1952年后曾任上海第二医学院外科主任、广慈医院副院长、瑞金医院院长、外科学一级教授、中华医学会上海分会副主任委员、外科学会主任委员、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356届代表、中国民族同盟盟员。

    傅培彬教授对外科造诣极深,对我国消化道外科、心血管外科、肿瘤外科和基础外科研究的开展,都做出了杰出的贡献。他精湛的外科手术,已在我国形成多特的风格。七十年代以后,更致力于胆胰外科的研究,创立了“傅氏胆石分类方法”,有关胆石病的基础研究以及急性坏死性胰腺炎的外科治疗研究都已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傅医师在四十余年的临床医学、科学研究和教学生涯中,以高尚的医德、严谨的治学和诲人不倦的长者风范,被尊为医界楷模。是我国著名的外科学家、医学教育家。他的卓越科学成就在国际医学界赢得了很高的声誉。先后被比利时皇家医学会授予外籍荣誉会员称号。吸收为法国巴黎外科学院外籍会员,并被法国外科学会授予荣誉会员和院士称号。19877月,比利时国王授予他皇冠荣誉勋章。 

    于一九八九年十月二十六日逝世。

 

 
我的尊敬的博士导师--张圣道教授

张圣道教授

 

张圣道,1926年生。瑞金医院终身教授,博士生导师。

1953年毕业于上海第二医学院,毕业后留瑞金医院工作至今。先后任住院医师、主治医师、科主任和外科教研组主任。现任消化外科研究所名誉所长,中华医学会外科学会胰腺外科学组组长。1998年被授予瑞金医院终身教授。

在胆石病预防研究方面,建立了以化学成分及剖面结构为基础的胆石分类方法;发现新的成核因子转铁蛋白,证实成核因子粘蛋白直接作用于胆固醇转运泡加速其形成单水结晶;开展胆固醇代谢异常的分子生物学机制研究,建立长期的胆结石预测基地,将各阶段的研究成果成功地应用于胆石病易感人群的预测。

在重症急性胰腺炎的治疗研究方面,从1974年开始, 通过长达27年的精心研究,建立了一整套的治疗方案,使疗效不断提高,生存率由10%左右上升到85%左右;创立了“个体化治疗方案”;建立了重症急性胰腺炎病情演变三阶段的学说,为全国制定了诊疗规范,得到全国同行的普遍采纳;先后拟定全国重症急性胰腺炎“诊断分级标准”、“治疗规范”和“基本方案”;组织中华医学会胰腺外科学组讲学团到全国宣传普及治疗方案;近阶段又对重症急性胰腺炎的不同亚型展开深入的临床和基础研究,提出了暴发性急性胰腺炎诊断标准和治疗原则,在临床救治中取得了可喜的成绩。

张圣道教授从事普外科临床50年,在胆道外科及胰腺外科作出了杰出的贡献,带动了我国重症急性胰腺炎外科治疗和胆石成因研究的发展。多次被评为全国卫生和教育系统先进工作者、先进教师和优秀科技工作者,先后获得国家级、部级、教委和上海市多次科技进步奖。

 

我的尊敬的硕士导师--王聘臣教授
(内容暂缺)
我的尊敬的硕士导师--罗冠章教授
(内容暂缺)
中国多汗症网,中国颜面潮红网